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租房的故事](05)作者:cocolose
[租房的故事](05)作者:cocolose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3802


                【五】

  「说嘛,你去帮帮他好不好。我看他人也不错,你要跟他做些什么我不会介意的。」

  「没、没有,你胡说。」

  静姐的回答好像还在回应着刚才最早的那个问题。

  「真的没有?刚才我说让他留下来住的时候,你拿眼睛瞪我干嘛。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其他的地方去了。」

  刚才杨哥说这醉话的时候我可真的注意过静姐的脸色,只是非常尴尬一直低着头。

  「没有,我没想别的。」

  静姐好像很难受的样子,像是用光了全身所有的力气才从牙缝裡挤出了这几个字。

  「老婆你就答应我一次嘛,跟他试试看。就当是安慰安慰他,我又不会生气。」
  杨哥还在继续地蛊惑着静姐,静姐却没有理会他,门口偷听的我心脏已经开始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了。

  「要不要我待会叫小远过来,反正你衣服都脱了,让他进来用他的大鸡巴直接干你好不好。他肯定愿意的,到时候我们两个人好好伺候你,你要是愿意的话跟他一个人做也行,我晚上就到他的房间去睡,这裡都留给你们玩到天亮。」
  听着杨哥那颇有磁性和诱惑力的话语,我不知道静姐此时此刻是怎么想的,反正我一听完下面的鸡巴已经硬到涨疼了。

  「不要、不要,你别叫、别叫他。羞死人了。」

  静姐一阵喘息又是淫叫地说完了这句话,好像我真的就要进门去干什么了。
  「那可不行,他人都已经到门口了,不让他进来多不礼貌。」

  我吓了一跳,难道杨哥知道我还在门外没出去,我下意识地就想往门外靠近方便逃走。

  「你看,小远进来了,衣服都已经脱了。你看他的鸡巴好好看,还是粉红色的,说不定是处男。」

  老实说如果自己解决不说破处的话,我的的确确还是个没有破身的处男,想想也挺悲哀的,大学都快毕业了,竟然还是孤家寡人,人家都成双成对比翼双飞,而我却是有了需要自己解决,心裡又是叹了口气。

  「你看他鸡巴都硬成这样了,你就忍心不帮帮他,宝贝用嘴好不好,就帮帮他含一下就好,帮他舔舔。」

  不得不说杨哥的话很有煽动力,就算我这个什么也没看见在门外偷听的人都已经听得小弟怒起了。

  静姐始终保持着沉默,如果不是房间里还有呻吟声传出来我都以为她生气下床了。

  「你不帮他舔鸡巴的话,那我就让他直接插进来了,让他的大鸡巴插到你的小妹妹里好不好。」

  静姐像是被吓了一跳:「不要!不要插,别让他插进来。」

  虽然明知是一个幻想游戏,但我好歹也是作为其中的当事人,听到了静姐这么大的反应,心裡有些生气。

  「妈的,老子就真的这么差吗,一个个都不喜欢我,都他妈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就是不愿意和我在一起。老子就偏要操,肏死你们这群骚货母狗。」

  心念一岔,便入魔道,说得就是我这种情况,我刚才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竟然对人这么好的静姐产生了不该有的想法,但现在却开始怨恨她,恨不得直接冲进她的房间肏死她才好。

  「那可不行,他都这样了,不让他插进来哪行。你看,他进来咯,鸡巴就要全部插进来咯。」

  杨哥像是明白了我心中所想,不管不顾地还是把鸡巴插进了静姐的身体了,虽然我看不见但想来应该是他把自己的那根鸡巴抽了出来,要装作说是我的慢慢送了回去。

  「不要、不要,快、快拔出去,拔出去,老公会生气的。」

  「好啊,你让我爽了,等我射了我就拔出去。要不然就让你老公看看你是怎么被我操的。」

  杨哥转换了语气像是在模拟着我说话的口吻,听得出来他已经代入了我的角色当中。

  「不行,不能射得,只有、只有老公才能射裡面。求求你不要射裡面。」
  不知道是静姐真的被操得神志不清了还是想要配合着丈夫一起玩这个角色扮演的游戏,竟然也是一副背后在干她的人就是我的样子。

  「不让别人射裡面?撒谎,上周和小陈出去的时候是不是就被他射在裡面了。」
  我心裡纳闷这小陈又是谁,难道又是杨哥夫妻的哪个朋友,此时也被拉入了这个幻想的游戏当中来吗。

  「他没有射裡面,我、我让他,让他戴套子了,没有射裡面。」

  我有些不敢相信静姐此时说得这番话,它到底是真是假,如果是假的那静姐代入角色的速度还挺快的,如果是真的,那真是不敢想像了。

  「那等一下让小远射在裡面好不好,他还是处男,乾淨. 」

  「不、不行的,不能射裡面,戴、戴套子。别射裡面。」

  静姐的防线已经彻底被杨哥击溃了,她已经跟着杨哥的节奏不自主地幻想起来。

  「那不行,第一次当然是要射在裡面了,等一下就要射在裡面。」

  接着就是一阵清晰的啪啪声,比之刚才好要大了许多,而静姐的呻吟声也大了许多,像是完全放开了心裡的担忧和顾虑,放纵着自己。

  「说不让我射,为什么小骚逼还夹得这么紧,都快拔不出来了。要是让你老公知道会怎么样。」

  「他、他不会的,他最喜欢我被别人操了。不会生气的。」

  「哼,小骚货,挺懂你老公的。以后再找其他一起过来操你好不好。」
  「不、不行的,一定要老公看过同意了才可以的。不能随便和别人一起出去的。」

  「那行,我跟你老公说,下次我和他一起操你好不好。」

  「……嗯,老公同意,就好。」

  「什么东西『就好』。」

  静姐不理杨哥的调戏,不做声。

  而杨哥好像为了惩罚静姐故意加快了速度,腰部和臀部撞击的声音不绝于耳。
  「说,刚才是什么就好了。说出来,要不然就不操你了。」

  「别、不要,插、插进来,别拔出去。」

  「那你说。」

  「就是、就是让你和我老公一起肏我。」

  我不知道杨哥听完这话是何感受,反正我是体内气血翻腾,鸡巴涨得感觉都要插破裤子了。

  「小骚货,刚才还不让我操,现在就想着我和你老公一起肏你了。今晚非要把你操舒服了不可,让你老公戴个大大的绿帽子。」

  我借着他们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求欢之上,趁机小心翼翼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这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对我来说实在是震撼太大了,房租的事情已经让人根本不想去想了。

  「没想到外表正经的静姐,到了床上原来是这个样子的。他们夫妻俩是不是经常玩这样的游戏呢,刚才那个小陈的事情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好多疑问盘旋在脑海之中。

  「赵思纯她会不会也是这样的人呢,到了床上也会变成这样吗?」

  我的心裡又开始挂念起了这个可望而不可得的女人,都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我已经深深明白了这个道理。

  「咚咚咚、咚咚咚,小远开开门。」

  还在睡梦中的我被门外的叫声和敲门声所惊醒,听声音是静姐在外面。
  我顺手拿过手机看了下时间,原来已经是九点多了,只是这大清早的她来找我是干什么呢。

  「静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找我有事。」

  静姐看着笑了笑:「你看看你,到现在才起床的吧,头髮都是乱糟糟的。」
  我摸了摸头髮果然是顶着一窝鸡毛。

  「好了,不开玩笑了。你快去把你的衣服拿过来给我。」

  「衣服?什么衣服?」

  静姐白了我一眼:「还能有什么衣服,不就是你那些换下来都快发霉的臭衣服。我现在刚好要洗衣服,你的衣服拿过来我正好也帮你一起洗了。」

  原来是静姐还记得昨晚说的事情,我只当她是客气客气,没想到她还真的记挂在了心上,让我有些感动。

  「不用了,我等一下洗完脸自己洗就好。」

  「你跟姐客气什么。等你用手洗完还不得到中午了,放在我那洗衣机裡面多方便。再说你洗完以后总得拿出去晒吧,你这裡到了中午又没有太阳,到晚上都晒不干。快点,去把衣服拿过来。」

  我还说些什么推脱掉的好,但一看静姐那坚定的眼神,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我本打算把衣服全部拿出来抱着给她,但转头一想还是直接把这脸盆交给她吧,省得麻烦。

  「把整个盆都给我啊,这么不客气呦。」

  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静姐瞧着我那个傻样也笑出了声来。

  「对了,杨哥是不是还在睡呢。」

  「他呀,刚刚出门去了。」

  「哦,我看他昨晚喝得这么醉,怎么也得到中午才能醒过来来呢。」

  「是啊,他就这点本事,喝酒容易醉也醒得快。」

  我看着静姐的眼睛像是有意地躲避着我,我知道她肯定是想起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两个人又在门口闲聊了几句,静姐就拿着我那一大盆的衣服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可能是昨晚真的喝了不少酒的缘故,虽然没有喝到醉,但现在喉咙却感觉渴得厉害。

  自己拿着热水壶烧了点开水,就在等待的那会功夫我才想起来,自己换下来的内裤还在那个脸盆里没拿出来呢,那待会岂不是要让静姐帮我连内裤也一起洗了。

  我开始犹豫着要不要赶紧跑过去要回那一盆的脏衣服,走到门口又开始犹豫着,这样做的话不是太过明显了,到时候我又要怎么说呢,静姐和我两个人不是要尴尬死。

  其实我知道的阻碍着我没有踏出那一步的重要原因并不是以上的这些顾虑,是我内心的恶魔在作祟,在我昨天晚上听到了杨哥和静姐行房之时幻想的对象就是自己,我对静姐的看法已经变得不像以前一样单纯了,我开始注意起她的身材来,会留意到她一摇一摆迷人的翘臀。

  我想我对静姐开始产生了一些不好的非分之想了,但我却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罪恶感,明明她就像一个善良的大姐姐一样照顾着自己,你怎么能对她有这样的想法呢。

  我试着这样提醒自己,但心裡又冒出了另一个声音:「去他的吧。有便宜不占是笨蛋,静姐也很想你去操她的,连他老公都同意了你还装什么。」

  正是我的内心有着这样两股截然不同的声音在提醒和蛊惑着自己,所以使得我迟迟难以下决断,但我收回临门的那一脚却老实地说明内心真正的想法。
  「咚咚咚……咚咚咚……」

  我吓了一跳,房门再一次被人敲响了,难道是静姐看到我的贴身内裤给我送回来了。

  「小远开下门。」

  果然是静姐的声音,她不会真把内裤给我送回来了吧,我内心又紧张又尴尬。
[ 本帖最后由 xiawuqing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6-20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