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  淫荡人妻  »  [KTV妻子被当作妓女](01-08,11-19,23)作者:大逼擦
[KTV妻子被当作妓女](01-08,11-19,23)作者:大逼擦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61703

  相关链接:
  (09-10)thread-9379011-1-1.html
  (20-21)thread-9454829-1-1.html
  (22) thread-9480354-1-1.html

                (1)

  我叫阿坤,今年28岁,从事营销行业,整天天南地北的出差,召妓叫小姐的事情做多了,几乎是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去那种场合。这种事情对于出差在外的人来说不算什么回事,有很多次都是我和朋友一起去,我的朋友小伟就是经常一起去的好玩伴。

  玩的次数多了,慢慢就觉得单单是这样玩很没意思,无意间在网上发现有卖那种强力发情药水的,我尝试买了一瓶,老闆还挺热情,告诉了我很多用法,说这种药水可以混到饮料里面,一般人没有防备根本喝不出来,还说如果是喝过酒会更刺激。

  在一次出差的时候,小伟说有一个老熟人在这,个子不高,但是人长得很清秀,身材没得说,说要介绍给我,绝对是我喜欢的类型。我说好啊,其实我是想试试那个药水,有这个机会不能再好了。

  有了小伟的牵线,我们自然而然地就走到了开房间的那一步,那天我提前进入房间等她,当然事先已经在饮料中放了那个药水,因为是第一次,没经验,不知道放多少,就放了半瓶进去(事后老闆告诉我,一般三分之一就会让人神魂颠倒、忘乎所以了)。简单的说一下那天我的情形吧,因为本文主要是讲KTV的事,别的说多了各位看官会烦的。

  那天她喝了饮料后春情大发,我一个人没法降服她,最后唯有把小伟叫来,我们俩大战了一夜才算完事。先说一下那个药水,真是够劲,她走的时候两条腿都软了,但是还说今天是她最刺激的一次,我觉得她一定知道了下药的事,不过没有说,最后还说有机会来我们这的时候再联繫.

  那一次是我和小伟第一次共用一个女人,不过之后就有很多次了。

  有了这次体验,发现这药水的好处,所以我就经常去网购,一回生二回熟,渐渐地老闆也给我推荐一下别的药水,不过我只是买那个,因为用过的,心里放心。不过老闆在发货的时候,好心的另外送了一瓶他们的新货,说是强力迷药,让我试用一下,我一直也没敢用,就把它兑在了一瓶矿泉水里面,放进包里(就是它惹的祸)。

  再说一下我的妻子,她叫小美,南方某城市人,今年27岁,是我的大学同学,当时还是我们班的班花,是我们的公共女神。1米72的身高,一头披肩长髮,那些年流行拉头髮,她也拉过,样子很清纯,上学那会追她的人多了去了,我追到她可费了老劲了,如今已为人妇,因为没有生过孩子的原因,身材依然保持得很好,三围大概是34C、24、35,由于年长了几岁,也会打扮了,越来越出落得有女人味了。

  话说有一次单位派我和小伟去南方出差,本来我不想去的,可以推迟,但一想到妻子去娘家那么多天了,也想去看看她,想给她一个惊喜,于是就去了。
  工作的事顺利得超出预想,谈妥以后,小伟说要不要在这玩两天?反正都是报销,不玩白不玩。正好我也想去看我的妻子,于是就说:「好啊!」当然我没告诉他我是去看我妻子,因为他不知道我已经结婚了,没必要告诉他。

  小伟说他要去打猎,问我去不去,我说:「我有点累了,你自己先去吧,再联繫. 」

  他走后我就给妻子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很久也没人接,正当我想挂掉的时候,那面传来了一个声音,我一听不是我妻子啊!忙问:「你是谁啊?」她告诉我她是小晴。

  小晴,我知道的,小美经常提起她,就是没见过。她和小美是发小,从小关係都很好,一直维持到现在。

  小晴说今天她们小时候玩得好的几个闺蜜在一起聚餐,因为小美结了婚就很少回来,所以今天玩得有点嗨,喝完酒又去了KTV,现在正在那,小美喝得有点多了,在睡觉,问我能不能去接她。我说知道了,问了地址就準备去。

  到了地方,她们已经不再唱歌,好像都喝得不少。小晴说:「你来了?真是太好了,我们累坏了,这里就交给你了。这个包间还有时间,你让她在这睡一会你们再走吧!」说完她们就走了。

  我来到小美身边,看到她躺在沙发上,就把我的衣服披给了她,正好她被我的动静弄醒了,一看是我就说:「好难受,头好晕啊!」我看她真是喝多了,竟然没问我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我的惊喜看来也没有了,心里还有点失落。
  安抚了她几句,我说:「我去楼下服务台给你买点水,你在这睡一会,等下带你回去。」于是把包和大衣都留在那里就下楼去了。

  还没出门,小伟打来了电话,问我在哪,要不要去找他,他和他朋友準备去找点乐子。我说我有点事,不去了,他听到有唱歌的声音就问我是不是在酒吧,我说不是,我在某某KTV,没等他说完我就挂了电话,下去买水去了。

  等我回来,看到小美正在喝水,我就很奇怪说:「我水还没买回来,你在哪弄的水喝?」小美迷迷糊糊的告诉我,她渴得受不了,就翻了我的包,见里面有一瓶饮料,就拿来喝了几口,感觉不好喝,又看到有一瓶纯凈水,就喝了起来。
  听到这我赶紧夺过水瓶,只见剩下半瓶,再看那瓶饮料,已经喝了三分之一了,我想这下坏了。看官们都知道那瓶饮料里面是什么,那是我準备给别人的强力春药,而那瓶纯凈水,正是我一直没用过的强力迷药啊!

  这可怎么办?别人的话我不在意,这可是自己老婆啊!当时就乱了阵脚,眼看着昏昏欲睡的小美,心里面很着急,忽然想到那个老闆说过用藿香正气水可以解除迷药的,可是我现在到哪去找啊?

  我忽然想到,来KTV的路上附近有个药店,我立马就想出去买,这个时候小美身上的春药因为喝酒的原因已经开始发作了,我看不能再拖了,就这样很难把她弄回家,所以我立马起身,也顾不得外面的寒冷,没穿大衣就出去了。
  一路紧赶,回来也是将近二十分钟了,还没走到包间就看到有一个陌生人进去了。当时我的心情很害怕小美出事,但是也有一些激动,因为什么呢?因为在网上看了不少出卖女友、暴露女友的小说,特别是胡大大的特别喜欢,所以本身上的淫妻思想还是有点的,现在摊到自己身上,那种感觉反而越来越强烈了。
  但是毕竟我没有真正实施过,再加上那是一个陌生人,所以我感觉是有的,但是脚步却没有放慢,几步走到门前,透过小观察窗往里看,靠,居然不止一个人,另一个我还认识,就是小伟!当时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没有推开门,反而在那看起来了。

  小美今天穿的是连衣裙,只见小伟和那个人(事后知道叫雄哥,是个混混)
  已经把小美的连衣裙掀到了胸部以上,正準备解她的内衣,雄哥更是粗鲁,楞是一把将小美的内衣弄断,便直接用他的大手揉着小美的奶子,不是他的女人下手真狠,眼看着小美的奶子都被他揉得变形了。

  而此时小美也是意乱情迷了,竟然把他们当成了我,嘴里面还嘟囔着:「真爽啊!小镇(我的乳名,平时她都是这么喊我,我还真怕她喊出来我的真名,如果是这样,就不知道如何收场了),小镇……」我在门口看得很模糊,也听不到他们说什么,看得我是慾火焚身,同时又担心小美把我的名字喊了出来。

  我正要推门进去,却看到他们一个人摸奶子,一个人已经把小美的内裤给拉到了小腿上,雄哥也解开了裤带。正在这时我推门进来了,雄哥以为是服务生,转过身来就是一顿臭骂:「滚出去!谁让你进来的?打扰了老子的好事。」
  当时我真想骂回去,可不知道是不是被雄哥这突然一声给吓倒了,嘴像卡了壳,只是说了一句:「你们在干什么?」这时小伟也转过身,一看是我,就走过来说:「雄哥,这不是外人,是我朋友坤哥,我们就是来找他的。没想到这小子有这么好的货色,竟想自己独吞,要不是被我俩撞见,肯定让他独吞了。」
  「对了,坤哥,你是在哪找的这个鸡?真是放蕩,刚才我们进来的时候,就见她自己拿两个手在乱摸那,你说这事让弟弟我看到了,我又是乐于助人的人,能不帮忙吗?对了,坤哥,这一会子你干什么去了?」一连几个问题还真把我问蒙了,看来他们把小美当成是我叫的小姐了。

  我现在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是肯定不能让他们知道这是我老婆,要是现在说出来,不就是自取其辱么?他们已经把小美扒光了,就算我说出来,和小伟闹掰,看那雄哥也不是善茬,岂能让我现在带走小美?再说闹掰了,以后工作上还怎么见面?弄不好还得受到要挟,到那时候会更被动。

  于是我说:「我去买东西了,」并把我随身带的套套拿出来:「就是去买这个。这妞是我今天下午在酒吧认识的,看着长相和身材都挺好吧?」小伟答道:「何止挺好,坤哥,简直是极品啊!」

  我接着说:「我给她灌了药,刚想上,发现那玩意没有了。你们想想,这婊子是做什么的我也不清楚,谁知道她被多少人干过、有没有病啊!」自己说自己老婆是婊子,心里面淫妻的感觉又更重了。

  小伟又说:「坤哥,你不会怪我吧?先下手脱光了她,你是不会介意分享一下的吧?」我说:「怎么会呢,我们一起干过多少婊子,还在会乎这一个吗?」
  其实我心里直叫苦,我还能怎么说,你小子也拿老婆来分享一下看是什么感觉,但我还是不能表现出来。

  在我和小伟说话的时候,雄哥可没闲着,他已经把小美的内裤完全脱掉扔在一旁,手已经摸到了小美的下体,小美的屄由于药物的原因,已经是泥泞不堪,只见雄哥的两只手指头已经进入其中,大拇指还一直挑逗着小美的阴蒂,之后更看见那根手指在我老婆的阴道里打圈的撩动着,而小美这时虽然昏睡着,但她嘴里仍然有呻吟声发出:「啊……啊啊……啊呀……」

  此时小美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一边配合着雄哥的抽插,一边叫着:「我的好老公,快点,快点啊,我已经受不了了……」

  这时雄哥才站起身来对我笑了笑,说:「对不住啊,兄弟,刚才我不知道是你,你别见怪,不过这小娘子是真狼,你看还没几下就急着叫老公了。还有她口中的小镇是谁啊?」

  我一个激灵,生怕他再问什么,就说:「没事的,雄哥,不知者不罪。我也不知道小镇是谁,可能是她的一个相好吧?」

  小伟说:「别管那么多了,放着这美妙的身子你俩不用,还在那唠嗑,我们怎么玩啊?要不坤哥你先上,我俩辅助。」我连忙说:「你们先吧,我刚才跑了一会有点累。」其实我是在想,如果我先上的话,他们两个一定也会上我老婆,让三个人摧残我老婆的小穴,我老婆能受得了吗?我一会找个藉口就不上了,好让我老婆休息一下。

  话还没说完,他们两个一句「那我就不客气了」就过去了。

  雄哥欣赏过小美的赤裸胴体后,便俯下头去舔她的阴户,只见他的舌头不断地在阴唇和阴蒂上舔着,有时更伸进了小美的阴道里,而我看到小美也呻吟起来的叫着:「呀……呀呀……啊……」

  这时小伟说道:「真是极品啊!你看这身材,这奶子,这小穴……」说着便捧起小美的双乳,把他的鸡巴放在中间做起了胸推。

  跟着雄哥便说道:「小伟你看,这个婊子的小穴也很紧啊!而且她的阴户也很美,你要不要来嚐嚐啊?」这时我见雄哥的头一俯一吸,便将他的整个嘴巴吸啜在我老婆的小穴上,我老婆此时更是长哼了一声:「啊……」之后便看见雄哥好像吃到了好味的食物般疯狂地舔着,这个时候我也是看得浑身燥热,鸡巴也慢慢的硬起来了。

  雄哥舔了一会,脱下自己的内裤。当他脱完后,我发觉雄哥的那个鸡巴可不是一般大,由于充份勃起,上面青筋暴凸,完完全全是一桿老树根嘛!我心想这如何是好?老婆的小穴还没经历过这么大的东西呢,万一玩坏了可怎么办?
  眼看雄哥就要进入了,我连忙拉住他,说道:「雄哥,这婊子不知道和多少人上过床了,小心点为好,来,戴上这个。」说着,我把我的套套递给了雄哥。
  雄哥转身接过套套说:「还是兄弟想得週到。」我心里那个哭啊,我是不想让你射在我老婆里面啊!

  这时我见雄哥分开了小美的双腿,提起戴了套子的鸡巴对準老婆的小穴,而仍然睡着的小美全无反抗的张大双腿等待着雄哥的大鸡巴插入。此刻只见雄哥把他的鸡巴在小美的阴户上打转,然后见他下体向前一挺,但可能因为他的龟头太大了,而小美的小穴也很细嫩的关係,他的龟头只进了一半。

  这时雄哥说道:「果然很紧,这个骚娃应该不是常给人干的,看,她的小穴紧得让我不能一下子进入。」小伟欣喜的说:「是吗?那更好了,我们可以玩得更爽了。哈哈……」

  只见雄哥慢慢地晃动着下体,手也不闲着,一方面去摸小伟正用着的奶子,一只手还刺激着小美的阴蒂。此时小美已经完全沉迷在这场性爱当中,昏睡中的她仍然呻吟着:「不要啊……好大……不要啊……好爽……老公,用力点……」
  雄哥听到我老婆的叫床声,更加兴奋了,用力一顶竟然进去了一大半,嘴里说着:「小骚货,我来了,我就是你老公,看今天老公怎么侍候你,我要把你的小穴干得反过来。」

  小美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干得有点失魂落魄,大叫一声:「啊……好涨啊!好热啊!老公你好猛,再用力一点……啊……受不了了……好舒服……」

  雄哥听得更是兴奋:「你这婬娃,果然骚得很,那我再进去一点吧!」说完雄哥又是用力一顶,这一次真是进去了不少。只见我老婆大叫一声,便又喊起来了:「好爽啊……我的亲老公,爽死我了……」

  从我这儿看过去雄哥和小美的交合之处,只见雄哥的大树根已经完全进入了小美的阴道内,她的小穴被雄哥的大鸡巴撑得都变了形,两片阴唇围成好大的一个圈,包裹着雄哥那桿硕大无比的树根,小穴都被撑得发白,想必已经到了极限了。看到这一幕,我又是心疼又是兴奋,鸡巴再次胀大了,连忙对雄哥说:「雄哥,你也小用点力,撑坏了,我们怎么用啊?」

  雄哥听了,哈哈大笑道:「是啊是啊,第一次玩这么紧的屄,有点激动了,看来这骚货被人干得不多。」我心想,这不是废话吗?我老婆的屄只让我一个人干过,而且我还是非常小心的,生怕伤到她。

  这时候在雄哥的晃动下,小伟已经下来了,并告诉我:「雄哥可是出了名的九寸鸡巴王,有一次他把一个小妞的屄都干得反过来了,完事后都起不来床,是吧?雄哥……」此时雄哥已经把小美抱起来了,使劲挺着下体,并且鬆开了手,小美就像是长在雄哥的腿上似的,往前往后都掉不下来。

  我听完小伟说的,又见眼前状况,连忙过去扶住小美往上拔了拔,可能是因为雄哥的鸡巴太粗了,很难拔出来,于是顺势把他们放到了沙发上,我生怕雄哥再那样挺起来伤到了小美,别真干到屄都反过来就毁了。

  于是我就说:「雄哥,别玩坏了,我还等着呢!」小伟也打趣说:「雄哥悠着点,就你那鸡巴,有几个妞受得了。」雄哥这才把我老婆压在沙发上「啪啪啪啪」的干起来。

  听着这「啪啪啪」的声音还有小美的浪叫,小伟也受不了了,忙说:「雄哥你在下面,把她放到上面,我来通通她的后门。」我一听连忙阻止,心想我和小美虽然在家也玩过肛交,可是没这样同时被两个人玩啊,何况雄哥的屌那么大!
  连忙说:「小伟要玩后面的话也没有润滑液啊,你怎么弄?别弄了,别弄了。」
  谁知道小伟阴阴笑了两声,从口袋里拿出一样东西对我说:「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今天我和雄哥本来就打算去找一个鸡这样玩的,今天碰到这个就拿她来爽爽吧,我都準备好了。」我靠,本以为找个籍口不让他玩,谁知道我竟无言以对了。

  说着,小伟就摸到了小美的屁股上:「这哪还要用润滑啊,现成的,你看这小穴里面流得哗哗的。哈哈哈……」说着便用淫水把鸡巴弄湿,竟然慢慢地挤进去了。「好紧啊,好热啊……坤哥你一会也试一下,好爽!」说着,他们两个竟然一起站了起来,把小美夹在中间,就这样一前一后的干起来了。

  我看到这,心里一阵酸楚,我心爱的女人如今正被其他两个人前后夹攻,但我又不能阻拦,只能祈祷他们快点完事。

  小美被干得也进入了忘我境界,竟然双手抱住雄哥,在他们上面自己上下耸动起来了。看着三人结合之处,性器已经严实合缝,并不时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还不停地流着淫水。

  这时只听小伟、雄哥和我老婆三个人同时大叫了一声,雄哥更是抱着小美猛地抖了一下,原来是他们三个同时达到了高潮。

  他们都瘫倒在沙发上,雄哥也抽出了他的鸡巴,我看去,只见老婆被干的小穴还在流着雄哥的精液,原来是我买的套套并不适合雄哥的尺寸,在雄哥猛烈的抽插中竟然已经脱落,并被狠狠的踹入其中。只见老婆的淫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着什么话或是还想吞噬一切,淫穴被干得张着嘴,根本合不拢。

                (2)

  只见老婆的淫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著什麽话或是还想吞噬一切,淫穴被干得张著嘴,根本合不拢。

  雄哥和小伟在那喘息了一会子,这才慢慢地从小美的身体上爬起来,雄哥说道:「从来没干过这麽美的小骚屄,这屄实在是爽得很,又紧,又滑,重要的是还很有弹性,他妈的还会吸著老子的鸡巴不放,在裡面又是吸又是嘓,真比一般人的小嘴还有劲呐!哈哈……看这小骚货的小屄真是没有被多少人开发过呢,要不是老子等会有点事,非得再来一炮,干死这个小浪屄。哈哈哈……」

  这时小伟也站起来了说道:「坤哥,行啊,这是在哪找的啊?看这小骚货,这模样,这紧度,不像是出来做的鸡,倒像是一个良家啊!」

  雄哥也说:「是啊是啊,他奶奶的,出来做的,那地方不知道被多少人玩过了,哪有这样的紧度,必定是个良家啊!是不是?坤哥。」

  我忙说:「那谁知道,我也不知道她是做什麽的,只是今天下午在酒吧认识的,她好像心情不好,喝得多了点,这才被我带过来了。话又说过来,也不一定就不是鸡,可能是她的小屄特别呢!你们说是不是?」

  他们齐声说:「有可能,有可能。哈哈哈哈……」

  我心骂道:『有可能你妹啊!他妈的,这可是我心爱的老婆啊!除了我,没经历过其他男人呐!何况我平时又是小心翼翼的,能不紧吗?今天算是被你们两个捡了大便宜了,妈的。』

  只见雄哥又走到小美身边捡起她的内裤,用鼻子闻了闻,又猛地吸了一口气才拿到鸡巴上擦拭起来,说道:「真他妈香啊,有一股特别的香味。这小浪货要是鸡,也是个高档货,今天可是託了老弟你的福了。」说完就把内裤扔到了垃圾桶裡面,又说:「这看这小骚货的小穴,真是恢复得够快啊,这才多大会工夫,你看快恢复好了。」

  我这才往小美的阴户看去,只见小美的小穴还是在那一张一合的蠕动,但是和刚才被雄哥的大鸡巴撑成一个大洞的情况比起来,现在也算是恢复得有七、八成了,只是小穴中不知是雄哥的精液还是她自己的淫水,正在滴滴答答往下滴。
  说话这段时间,小伟也穿戴好了,我这才急忙跑过去扶住小美,生怕她从沙发上掉下来。正在这时候,门口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原来是包间的服务员进来了,他说这个包间的时间快结束了,问我们还要什麽服务吗?

  进了包间,服务员立马看到了我怀裡裸著全身的小美,眼睛立刻就像被勾住一样,转不动了,眼神裡充满了惊讶,两个眼瞪得老大,看看我又看看小美。当他看到雄哥的时候这才回过神,对著雄哥说了一声:「雄哥好,我在外面候著,有需要再吩咐。」随即就出去了。

  服务员出去后,我看到门外小窗口处人影窜动,想必都是往裡面看著呢,想饱饱眼福,检点便宜。我当时也顾不得那麽多了,心裡想:『他妈的,小美干都被别人干过了,我还在乎在被别人看吗?就让他们看吧,看得到吃不到,馋死他们!』

  小伟和雄哥穿戴得差不多了,雄哥问我:「坤哥啊,你怎麽办?在这玩吧!
  这个店的老板是我的哥们,我和他说一声,叫人别来打扰。怎麽样?我和小伟还有点事,事先说好的,去另一个场子玩一下,现在都有点晚了,再不去都不好意识了,不能在这陪你了。说实话,还真捨不得这人间尤物,妈的,捨不得啊!」
  我急忙接道:「那个……雄哥,好婊子多的是,说不准到后面又碰到一个。
  再说了,我不习惯这裡的环境,不想在这干,一会出去找个旅馆好好操这个小骚屄。「其实我是一会也不想在这待了,多待一会,小美不就多点被他们干的危险吗?

  雄哥听了后说:「那好吧,事还不少呐,穷讲究。再说你还真能忍著,要是我,早就忍不住了。哈哈哈……」说完话,小伟也和我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
  他们出去后,我这才仔细地看了一下小美的阴户,想看看有没有被雄哥的大鸡巴给玩坏了。其实小美是那种阴毛特别少的女人,只是在阴阜上面有一小撮,整个阴户基本上算是没有毛,完完全全像是一个18岁情窦初开的少女。这个时候在被大量淫水滋养以后,小穴红彤彤、油光光的,在灰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诱人,要不是我急著要走,真想上去咬几口,然后大干她三百回合。

  现在当然不能这样做,我看到小美的内裤被扔在垃圾桶裡,上面全是被雄哥擦的污秽,想著这肯定不能再给小美穿了,就拿起她的胸罩,这才发现,胸罩已经被雄哥给扯断了,也穿不上了,于是就拿胸罩在小美的阴户上胡乱擦了几下,也丢进了垃圾桶中(下一集就是它们惹的祸)。

  一切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把小美的连衣裙给她套上,小美就这样只是穿了一件连衣裙,裡面完全是真空。我正想起身扶起小美,这才发现后面多了一个人,原来是包间的服务员进来了,他先开口说话:「先生,我是这个包间的服务员,你可以叫我小杰。你看这位小姐喝得实在太多了,要不要我给你们叫一辆车,然后帮助你把这位小姐给送下去?」

  我本来还挺生气他不敲门就进来了,但是一听他说的,还真是那麽回事,就这样我还真不好把小美带回去,便说:「那好吧!」于是小杰就想去抱小美,我心想,他妈的,这不是明显要吃豆腐吗?赶紧说:「别,我来抱,你帮我扶著就好了。」

  小杰也不说话,我就准备去抱小美,可能是春药的剂量太大,也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现在药性还没有完全过去,小美就是不老实,老是乱动,我一个人还真不好把她抱住,于是就对小杰说:「我抱起她,你帮我抬著她的脚,别让她乱动,我这样吃不上劲。」小杰点点头,我于是把小美的裙子往她两腿间掖了掖,怕走了光。

  就这样我和小杰总算是抬著小美走出了包间,向电梯走去,由于要等电梯,我就这样抱著小美在那等候,小美当然也不老实,老是乱动。大家知道,连衣裙嘛,前后都是很大的,就在小美乱动的同时,她屁股后面那些裙襬本来是被我掖到了她腿上的,现在也掉了下来,于是,整个屁股也就暴露出来了。

  但是当时我并不知道啊,小杰可是全部都看到了,于是他边偷偷的用手接近小美的阴户,就在这时,电梯来了,我们就进去了。进去以后,我就发现小美有点激动,我感觉有点不对,可也没多想,只是觉得可能是药性又发作了,就想著赶紧回家去。

  直到出了电梯,到了大堂,大堂的墙上正好放著一面镜子,在转身的时候我透过镜子才看到,小美下面的裙襬已经掉下来了,同时小杰的手正在那抠著小美的小穴。当时大厅裡面还有很多人,有进来的也有要出去的,都在直勾勾的看著小美的屁股,想必都被他们看光了。

  再看小杰,他正对著另一个服务员挤眉弄眼,好像在炫耀著什麽,这时他似乎也发现被我发现了,看了我一眼,只听小美又发出一声轻轻的浪叫,他这才把手拿出来,整理了一下裙子。

  我当时真是想发作,心想你他妈一个服务员,也敢吃我老婆豆腐,你算什麽东西?但一看现在那麽多人,而且在这地方,要是发作了,最后丢人的还是我。
  再说老婆已经被雄哥跟小杰两人操成那样了,还有什麽不能的?妈的,自认倒楣吧!我心裡憋著火,瞪了小杰一眼,小杰也觉理亏,没吱声。

  就在这时,我看见从裡面匆匆跑过来一个人,一米八几的大个,长相很是粗鲁,直奔我这面走来了,我心想,他妈的,这是要出什麽蛾子,看他的样子就有点打憷,想必也是混社会的。我正想著,这不会是奔著小美来的吧?

  还没等我回过神,他已经到了我身边,笑著对我说:「这位兄弟,你好啊!
  我是这的老板,雄哥,认识吧?我们是哥们,你也和他是朋友,我们都是朋友。

  兄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兄弟能否借一步说话?「说著就做出了请的手势,想让我去那边拐弯处。

  我当时心裡本来就是一惊,还没回过神,不知道是嘴贱还是怎麽著,竟然回了一句:「什麽事,说吧!」在说话的同时,他的眼一直没有离开过我怀裡的小美,嘴还砸吧著说:「真是不错,怪不得雄哥直夸好用……到这边来一下吧!」
  我看这阵势,要是我不理他而强行离开,那是不可能的,如果真是那样,可能……我真不知道可能会怎麽样,于是就跟他到了拐弯处,只见那裡还站著两个汉子,比老板还壮实。

  老板说:「兄弟啊,既然都是朋友,我就直说了。刚才雄哥临走的时候,说玩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小屄,那感觉,很多年没有过了,这一看还真是标緻. 我们兄弟也是此道中人,都非常喜欢玩这样的,刚才听完就想嚐嚐鲜啊!这样兄弟,你今天吃点亏,这是两千块钱,你去别处找一个好的,这婊子让给兄弟们嚐嚐如何?」这时候,老板竟然拿出了钱给我,想接过小美。

  钱已经都塞到我手中了,我的思维竟然可耻的停顿了一下,也是事情发展得太快,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在这一瞬间,老板以为我在犹豫,竟然已经把小美的腰搂住了,下面的手已经伸进了小美的裙子裡,开始揉搓小美的小穴,还说了一句:「嗯?这是什麽?」

  旁边两个人也准备过来接手,把小美抱过去,这只是一瞬间的事,看到他们过来,我才反应过来,连忙说:「大哥,大哥,别这样,这女人我是刚认识的,不是小姐,现在她喝多了,等一下要是醒过来,发现不是我,她报了警,那不是给大哥添麻烦吗?再说大哥,女人无数,也不急著一天两天吧?」

  旁边的小杰也帮著我说话:「大哥,这女的真不是小姐,真不是,别真惹了事。」说完还对我挤眉弄眼的,好像他真知道似的。

  老板听到我说这女的不是小姐,也怕她报警,就鬆开了手说:「这怎麽办?
  兄弟就那麽不给面子吗。「说著有点露出了凶相。我看气氛不对,连忙说:」
  大哥,这样吧,改天我跟这钮出来喝酒的时候,喝多了再来你这,到时候不就可以了吗?「我心想,只要我出去了,鬼还再来,他妈的,我送我老婆来给你干吗?

  老板听我这麽说,脸色才好转,说:「那好吧,今天不行就改天,到时候一定来捧场啊,朋友说话得算数。」我说:「那一定,一定,我还想多干这小婊子一次呐!哈哈……」

  就这样摆脱了他们,我们匆忙走出KTV来到了外面,只见早已有一辆出租车在那等著,按理说我得给小杰讲声谢谢再上车的,可是刚才他已经把小美的小穴连摸带抠的玩了个遍,也算对得起他了,我才懒得理他呢!只想著赶紧走,于是就立马摆脱他,抱著小美进入了出租车。

                (3)

  出了KTV已经快12点了,已近午夜,可是街道上依然人来人往,华灯初上,灯火通明,特别是这条被称为娱乐一条街的街道上,更是好不热闹,大部份都是出来旅游的人群,不是吃夜宵就是来「娱乐娱乐」的。

  进入出租车,说了去处,安顿好小美,心情还没从刚才的惊吓中反应过来,心跳依然跳得厉害,心想当时要不是我说起报警,要不是老闆怕惹事,还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吶,或许小美就被……想到此时,我心里面竟然出现了另一种感觉,下体也在不自觉的慢慢跳动。

  心想,如果当时我接过了老闆给我的两千块钱,把小美送给他,到时候那三人又是如狼似虎,包间里的景象又会是何种生动?何种令人垂涎三尺……想着想着,我的鸡巴竟然可耻的又硬了起来,想必是我的淫妻思想又加重了。可同时心里面又有点闷得慌,心想着,被迫让雄哥和小伟操了小美还不算完,竟然连小杰这个狗东西也佔了老婆的便宜,心里面又难免有一点酸楚。

  正在我沉迷于自己的幻想当中,就听到半躺在我腿上的小美又不安份了,身子总是乱动,嘴里嘟囔着:「好痒啊……好痒啊……」手还不停地隔着裙子去抠自己的小穴,我这才想到当时被雄哥踹入小美阴道中的套套,我出来得急,只是帮她擦了擦,并没有来得及取出,想必是小穴中的套套又刺激到了小美,便想趁着司机不注意把它取出来,省得小美再受到刺激。

  于是我便把小美的裙子稍稍掀起来一些,手就深了进去,伸进去才发现小美的淫穴已经是淫水涟涟,搞得裙子后面都已经湿透了,甚至连座椅上都弄出了不少水迹,这才用两只手指往小美的小穴中抠去。

  这时候小美的小穴已经回复得差不多了,虽然不能说完全,但是比刚被雄哥干完那刻是紧得多了,手指想要进入还有点费劲呢!不过在小美的爱液和雄哥精液的滋润下,再进去也不算太难。

  手指还没有完全进入,我就发现碰到了一个东西,咦?什么东西这么硬?这才发现原来小美的嫩穴中还有其它东西。我用两个手还真摸不出是什么,只是感觉这东西像是一个打火机大小,并且还是一头大一头小,我连忙想,雄哥操完后没有再去搞小美的小穴啊,这是什么时候弄进去的呢?

  我心想着,手也没闲着,想把它拿出来。也许是方才小美刚被干完,小穴还没有恢复,现在已经回复得差不多了的原因,再加上里面已经淫水满满,两根手指不好使劲,那东西就是不听话,大的那头正好卡在了小美的小穴中,不好拿出来。

  我既是好奇也是担心这东西在小美的小穴中会对我的小美照成伤害,于是就又使了点劲,用力一拉,只听小美猛地一声浪叫:「啊啊啊啊……好痛啊!好爽啊……老公,我要,我要……」说着身体更加扭动起来。

  我心里也是猛地一痛,该不会是伤到了小美?我操,太草率了!急忙掀开小美的裙子往她的小穴看去,只见被雄哥踹入其中的套套也被带了出来,掉在了裙子上,小穴更是被我拉得成了一条大缝,两片阴唇也被带得完全敞开了,一边一片的黏在小美的阴户上。

  由于拿出了套套和那个东西,里面没有东西挡住,现在的小穴才是淫水跟精液横流,溅得两面大腿上都是。我急忙去看她的小穴有没有被我拉坏,藉着车外的灯光只见还好,只是有一点发红,并无大碍。

  于是我舒了一口气,去看这该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手里满是小美爱液的东西竟是一个起子(开瓶器),只见这是一个扁圆型的,开瓶的那面有点大,可能喝酒的朋友都见过这样的。我用另一手抹去上面的白色浆液,才发现上面还印着「##KTV专用,15号,小杰」。

  妈的,竟然是小杰这个混蛋,玩了我老婆还不算完,竟然还在小美的小穴中留了个纪念品。妈的,我这才想起来,当时他对着另一个服务员挤眉弄眼的,原来是在炫耀这个,还有当时老闆摸小美小穴的时候说了一句「这是什么」是什么意思。

  这时我心里面不知道骂了多少句小杰,但是反念一想,这也怪不得他们,要怪就怪我自己,谁叫我有淫妻癖呢!现在只能祈祷小美的小穴没有问题就好了,于是叹了口气:「唉……」

  这个时候司机也搭腔了:「呦!兄弟,这婊子被玩得不轻啊!刚才听小杰说有个婊子喝多了,让我来接一下,还说这婊子很正点,这一看果不其然,不止正点,还很浪蕩啊!你看这小身段扭起来还挺勾人的。哈哈哈……」

  我这才抬起头来,发现可能是被小美刚才那一声浪叫吸引的,司机正一面开车一面通过后视镜看了起来,想必刚才我掀起小美裙子露出她的小穴,这一幕春光也全部被他看光了,看来这个混蛋也是认为我的小美是个婊子才会这么说。
  我说:「是啊,这婊子骚得很,很欠干,我就是要弄回旅馆好好享用的。哈哈……」但是心里面却想着,妈的,又便宜你了,于是就把刚才掀起的裙子放了下来一点。

  司机见状连说:「别啊,兄弟,盖上干什么?给兄弟我再看看,我还没看够吶!别那么小气啊,这样的情况我见多了,我经常去接你们这样带着小姐出来的客。现在的小姐玩得嗨得很,她们有很多都是隐君子,有很多不是磕了药就是溜了冰,完了就任人宰割,她们不会在意的。看她也一定是磕了药吧?掀开吧,让哥哥看看,这趟不收费。」

  我听完他说的,心里想,妈的,你也把我老婆当成婊子!但是反念一想,不就是吗,今天小美干的所有事情,不就是一个婊子的表现吗?甚至比婊子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再看看小美现在在车里的表现,满嘴春话、浑身骚动,手还在不停地抚摸自己的私处,看着这情形,再加上刚才的事情,还有刚才的幻想,身体的反应是前所未有的强烈,淫妻的思想也发展得前所未有的高涨。

  我心里想着,妈的,反正都被别人干完也被别人玩过了,还有什么不能的?
  今天我就要让给你当一回真正的婊子,奶奶的,豁出去了!你不是想看吗?
  我今天就是要你看个够,急死你个王八蛋。

  于是我对着司机笑了笑,说:「呦,看来兄弟你也是老手吶!刚才我还不好意思,现在看来,原来你也是同道中人啊!大哥不是想看吗?这就来。」我又再一次掀起小美的裙子,露出小美那修长的大腿,由于我是想馋一馋他,所以索性把小美的一条腿就放在我的腿上,让小美的阴户完完全全暴露给了前面的司机。
  司机好像也没想到我会这样做,看了一眼,一个冲动,差点没掌好方向盘,于是见他放慢了车速,一边开车一边看了起来,嘴里还说着:「啧啧啧……这婊子的腿事真美,又长又白,关键是还很直,好货,好货,真想摸一把。」

  我这时候也是「鸡」动难耐,说着就把手移到了小美的小穴上,开始抚摸起来,这时小美也被我抚摸得更加难受,屁股一顶一顶的,用她的阴蒂来触碰我的手,好像正在寻找可以插入的大鸡巴,嘴里面还叫着:「好爽啊!啊啊啊……好爽啊!快点干我吧,受不了了……」

  这个时候我也把手滑进了小美的小穴里面,使劲地抠了起来,另一只手也没闲着,由于隔着衣服摸奶子感觉不舒服,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把小美的连衣裙整个掀到了脖子上,就这样,小美算是完全的暴露了出来,被衣服拉得奶子还在那晃动不停。

  司机也是看得起劲,车速再次被降下来了,就像是电动车一般,嘴里面还说着:「我操,这婊子不止腿美,这奶子也是极品啊!又大又圆,真他妈的白,瞧那奶头,还是粉红色的呢!我操,好想来一口。」

  这时候由于车速下降,有不少外面的人都已经看到了里面有一个裸女正在被别人玩弄着,大家知道,出租车一般没有窗子上的那层膜,加上外面灯火通明,很容就能看到里面的情况,更是有几个大胆的摩的司机竟然尾随过来,正透过车窗往里面看。

  这个时候我发现有人观看,更是激动难忍,楞是完全忘了这车中的裸女就是我妻子,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又浪又骚的小婊子,想肆意地发洩一下我憋了很久的兽性,于是我更是大胆地把小美反过来,头朝外、屁股朝里。这时候竟然发现外面有人拍照,由于衣服没有完全脱掉而是掀在脖子那,现在反过来,正好盖住了脸,在外面看到的应该是一个蒙着头的裸女,所以我也就没管他们,让他门拍去吧!

  由于我也是忍了很久很久,鸡巴涨得到现在都有点发痛了,于是也就腰部一挺,龟头就进入了小美的小穴当中。「啊~~唔……」小美被突然插入,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随即被我的手指又狠狠地揉弄着奶子,只能发出含混的淫声。
  连续的抽插使小美的身体不断往车窗靠近,终于,她的上半身已经完全贴到了车窗玻璃上,两个奶子已经在车窗的玻璃上被挤压得变了型,从外面看来,两个硕大的乳房像是被压扁了一样,狠狠地贴在玻璃上,两个粉红色的乳头也被压得深深的陷了进去。

  这时候的小美好像也被完全挑逗开了,随着身体的摆动,竟然主动迎合起来我的抽插,小穴也是一紧一鬆,弄得我很是销魂,这才联想到刚才雄哥说的话,小美现在的小穴里面层层叠叠,不断地蠕动,还真像是一个小嘴在努力地吸着我的鸡巴。

  也许是小美的吸吮,还是现在环境,我竟然没弄几下就感觉要来了,于是我突然加快了速度,每一下都能听到「唧唧」的水声和「啪啪」的肉体拍打声。
  由于刚才雄哥干得太激烈,我现在非常想狠狠地操小美,所以每一下都是完全插入,恨不能插入到小美的子宫里面。同时我还使用大拇指用力揉搓着小美那早已经勃起得不像话的大阴蒂,一面也把食指插进了小美的淫穴,这样我感觉更紧迫了。

  在疯狂地用手和鸡巴狂插了几十下,终于忍不住要射了,于是我趴在小美身上低吼一声,臀部抖动用尽全力往前顶了进去,将精液送进了小美的小穴深处。
  小美被精液一烫,猛地一甩头,仰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呼,貌似也一同达到了高潮似的,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4)

  小美被精液一烫,猛地一甩头,仰头发出一声长长的娇呼,貌似也一同达到了高潮似的,渐渐地安静了下来。

  这时候,司机也是看得两眼放光,恨不能停下车来,也加入我们的游戏。只见他已经慢慢地把副驾驶的座椅放了下来,说:「兄弟,把她放在这,这样前后加起来也能躺一个人,看你俩那样挺累的,把她放到上面休息一下吧!」

  我也是由于刚刚大战完毕,经过刚才那成百次的猛烈抽插,身体还真有一点累,再说我们两个这样窝在后排头也抬不起,脚也伸不开的,还真的挺难受,于是也就听了司机的话,反身把小美脚朝前、头朝后的放在了那里。窗外的摩的司机见春光不再,觉得无趣,也不再跟着了,纷纷散去。

  由于小美的身高挺高的,这样一放,小美的阴户也就完全暴露在司机触手可及的地方。只见小美算是全裸着躺在出租车的座椅上,两条细长的小腿此时已经垂下去,后面那座椅毕竟不像正式的平板床一样平整,还有点落差的,这样一来小美的身体上下都偏低,唯独中间高点,再加上两腿自然分开,就更显得像是一个翘着小穴等待着人来餵食的小母狗。

  这时候由于车子颠簸,小美小穴中我的精液也开始伴随着,「咕噜,咕噜」
  的水响声,我看到忙说:「对不起啊,兄弟,弄髒了你的椅子,等下会赔偿给你的。」

  司机也是哈哈一笑说:「没事的,没事的,兄弟,难免的,我来擦乾净就好了。」说着便拿出了面纸去擦。就在这时,只见小美的身体猛地抽搐了两下,头一歪,竟然吐出了不少清水,清水落地后立马被汽车下面的垫子给吸收了,只是留下了淡淡的水渍。我这才想到,小美本来就是有晕车的毛病,再加上喝了那么多酒,又被我在车上搞了一下,现在不吐才怪。

  我急忙边把小美的头扶正,边拍拍小美的胸脯,边对着司机说:「哎呀,对不住了,老哥,你看这婊子喝得太多了,竟然吐到了你车上,等一下我多给你钱吧!」

  司机这时脸色也不太好看了,急忙找个路边停下车,对我说:「兄弟啊,这不是钱的事。说这话你别怪哥哥不讲究,关键是,等一下我得去坐公交车,我是开头半夜,后半夜是别人开的,而且公司规定开轿车的时候必须车内整洁,你看这车上又是这婊子的淫水,又是她吐的东西,关键是还有很大酒味,你这让我怎么坐公交车啊?」

  我见司机有点急躁,便急忙掏出钱包说:「对不住,对不住,大哥,这样,我给你双倍的钱,你看行吗?」

  司机也是一脸不屑的看着我说:「兄弟,你这不是在侮辱哥哥吗?哥哥就差你那两个钱?关键事情不是这个事情,再说了,这也不全是你的责任,罪魁祸首就是这小骚屄,你看她水还挺多的,现在倒是上下都出水了。不然这样,你看你也弄过了,这让哥哥我看得是心急火燎的,难受死了,就让我操她一把,也算是因为这事对她的惩罚,这件事就这样算了,我回去的事就不要你操心了。要是不然的话,哼哼……」说着便奸笑了两声,同时手已经伸到了小美的淫穴上。
  我见状才反应过来,原来这老东西也在打着小美的主意。听他的话好像没说完,心想着要不然怎么样?你能把我怎么样?我也是有点生气,你竟然威胁我,于是也对司机没了好脸色,同时语气也变得强硬起来了,说:「不然怎么样,你能干什么,要打架怎么的?」

  本以为一般的出租车司机都是不愿意招惹是非的,我以为他会退缩呢!谁知道他还是继续奸笑着说:「哼……不会,我不会打你一顿的。哈哈,我本是遵法守法的好公民,遇到事情不会动用暴力,我会找警察叔叔的,哈哈哈……」说完还真的坐着,想要掏出手机要报警的样子。

  我一听,我操,要报警!顿时没了主意。心想着,万一报了警,到了警察局肯定会看身份资料,到时候万一发现了小美的身份是我老婆,那可就玩大了。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万一有人实名曝光了,我以后还怎么做人?

  退一步讲,就算老婆现在没有身份证,没法查询,那我又怎么说?说这是我叫的小姐?就算我不说,司机那老王八也会举报的,这样又难免被拘留。再退一步,就算我不被拘留,老王八要是一口咬定小美就是鸡,那警察肯定会把小美先关起来,那样事情不就闹大了吗?我想这老王八也是认定我是嫖娼,不敢报警才这么说的。

  正在我骑虎难下、左右为难的时候,只见司机已经掏出了手机,正準备打电话,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不管他是吓唬我的还是怎么的,反正不能让他报警,于是也就立马变了脸色,笑着说:「别啊,大哥,这点小事还要动用人民警察,大半夜的,不要再劳烦警察了,这点小事我们兄弟自己解决吧!是吧?大哥。」
  司机在才放下电话,说道:「这才对嘛!兄弟,就你刚才那态度,让谁不生气。大哥说话也有点急,不过话说过来,让我享受享受这小骚屄,你不是也没有损失吗?这样的骚货,肯定是千人骑万人干过的,对于谁也没一点坏处啊!再说你也享受了,改到大哥了吧!你说是吧?」

  听到他侮辱小美这么难听,心里面也难免一阵酸,这他妈是我的老婆啊,今天是怎么了,竟然成了人人可操、人人可玩的臭婊子了。看样子这老王八是抓着把柄,一心想操小美了,为了不让他报警也只能这样了。我心想着,反正都被雄哥和小伟玩过了,也不怕多来一个,不过心里面依然有点不好受。

  于是我便苦笑着说:「是,大哥说得对,只怪兄弟刚才性子急,光顾着自己享受,忽略了大哥。这样吧,今天你就先帮我教训一下这不听话的小骚屄,看她以后那两张嘴能不能管得严。」

                (5)

  「嗯,对,我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她,让她再乱吐乱喷的,哈哈哈……对了,叫我大志吧,别大哥大哥的叫了。这样,我们去那边人少的地方。」

  说着,司机便拔出了已经进入小美肉穴中的两根手指,发动了车子,一个拐弯,我们已经处身于黑暗之中,原来是来到了一个胡同里,再往里面开了二十几米就停了下来,想必在外面路上能够看到里面的情况已经不是那么容易了。
  车子还没有停稳,就见大志转过来身,两只手便急不可待地伸向小美的那一对酥胸,还边说着:「小婊子,哥哥来了,来让哥哥看看刚刚你的奶子有没有被挤坏啊!」说着也不顾我在现场就揉搓起来。

  他一只手揉着奶子,一只手便揪住小美的一个乳头使劲地扯了起来,还边说着:「我操,你看还是粉红色的,嫩得很啊!这样的可是不多见啊!一般出来做的,不知道被多少人揉过,像她这样还是粉红的,想必是刚出道不久啊!这都被你我碰上了,真是福气啊!」揉着奶子的手不禁又加大了力度。

  眼看着小美的奶子就像一个气球一样,一会圆、一会扁,被大志揉得好像随时要炸掉一样。我立马想出声阻止,但是转念一想,他妈的,老王八今天是吃定我的小美了,如果我再左右阻拦,他玩得不尽兴再提出别的要求,那就得不偿失了,于是我就说:「这样啊,大哥,你先玩着,尽情地玩,我出去抽根烟。我在这,大哥你也放不开不是。」其实我是看不下去了,心想着就让他玩吧,谅他在这样的场合也做不出太过激烈的动作,只要是不伤到小美,我还是真祈祷他快点结束呢!

  大志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好好,那兄弟出去透透气。」我看着他现在已经听不进去我在说什么了,已经完全被小美的胴体给吸引了。

  这时候的小美也是被他揉得发了情,虽然嘴里还没说出话,但是身体的表现已经彻底出卖了了她。只见小美两腿叉得更开了一些,并且两个手也按在了大志的手上帮着揉,好像还嫌他揉得不够用力似的。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便开门下了车,走了几步,点着了一支烟便抽了起来。心里还想着,希望这个老王八年老无力,下身已经不中用了,能快一点,也让小美少受点摧残。

  烟越抽越没味,细细回想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我的小美在经历了小伟、雄哥、小杰,现在又被这个大志玩弄着,一切的一切就像梦境,就像是我过去幻想一样,甚至比我过去想的还要不堪。这是我想要的吗?仔细想想也是,也不是,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还容不得我去理清思绪。

  想着想着不禁摇了摇头,想看一下,判断一下现在是不是真的在做梦,直到烟炳烧尽烫了手,我这才从混乱的思想中混过神来,这时听到车中的小美已经被挑逗得叫了起来:「啊……啊……用力点……好痛……用力点给我揉烂……啊啊啊……好痒……好痒……快点来……啊……好凉啊,好凉啊,不要,不要……好爽……再用力点……」

  我这才又担心起小美的安全,又回头来到了车窗外,观察了起来。只见大志拿着一个小号的可乐瓶子,正在用力地捅着小美的小穴,并且还捏着瓶子不停地转动。大家知道那种瓶子不是很大,但是上面凹凸不平,这样才使得小美不禁放声大叫。

  我见状心中一痛,心想虽然着瓶子不大,但对于小美这种嫩穴来说如果真的捅了进去,那也是不得了的,心里不禁咒骂了大志的祖宗八辈,急忙拉开车门,说道:「大哥,你这是在干什么?万一出了点什么事怎么办?我俩可都担当不起的。」这时候他才抬起头对我说:「没事的,兄弟,我不会捅进去的,手上留着劲呢!再说,刚才你都弄到里面去了,我不得不清洗清洗啊!」

  我现在才发现,原来这时小美的穴中还在滴滴答答流着不少清水,原来这个瓶子是大志用来清洗车子前玻璃的,在瓶盖上已经开了一个小洞,怪不得小美喊着「好凉……好凉……好凉……」,原来是他是把水往小美的淫穴中呲,以此来清洗小穴,亏他妈能想到这样的主意。

  这时候大志已经在拔瓶子,只听「啵」的一声,瓶子便从小美的阴户中拔了出来,只见此时的小穴像是一个婴儿的小嘴一样,两边粉红色的阴唇因为猛一拔出的原因,也在左右乱颤,活像一只翩翩起舞的粉色蝴蝶,美得无以言表,阴门也是久久的闭不上,并且还伴随着「噗噜、噗噜」的水响声流出了大量清水。
  我见他已经拔了出来,而且没有伤害到小美,也算放了心,于是也没说话就关了门,继续看了起来。只见他已经把小美的衣服完全扒了下来,扔在一边,两只手一只一个的揪住小美的乳头,用力地拧了起来。其实小美的乳头是除了她阴蒂外身上最敏感的地方,说是长在奶子上的阴蒂也不为过,每次我去摸的时候,她都激动得不得了,现在竟然快被拧了一圈,我想此时的小美肯定也是痛并着快乐着。

  不出所料,这时的小美果然情动难忍,竟然用手抓住大志的手用力往上提了起来,只见乳头被拉出了足足有10公分,由于乳头是粉红色的,被拉得最薄的地方简直就像是透明了一般,整个奶子也被提成一个椭圆形。

  也许是大志没有预料到小美会这样,由于没有抓紧,在被拉得接近透明的时候竟然脱了手,只见乳头猛地一甩,狠狠地回弹了过去,更是深深的凹进了乳房当中,奶子也被这强大的力道给震得上下颤动。小美不知道是被痛的还是爽的,竟然只是「啊啊……」的叫了几声,什么也没说出来。

  大志见状好像也是来了兴趣,另一只手也学着刚才的样子,用力拉起了小美的乳头,然后猛地一放,也许是他没有敢像刚才那样使那么大劲,反正这一次不如上一次那样突然间来的刺激。于是他就一只手揉着奶,另一只手移到了小美的骚穴上,只见小美的骚穴在刚才的刺激下,竟然又流出了不少爱液,所以大志没费多少劲便把手指伸了进去,大拇指也还按在小美的阴蒂上。

  我一看他这手法就知道他也是个擅长玩弄女人的老手,看他这样还真是替小美担心起来,心想这次她肯定被玩得高潮迭起了。只见他把小美的腿分得更开一些,竟然架起小美一条腿放在了肩膀上,这样一来,小美的小穴更是完全开放给了大志。只见他先是轻轻的抽插几下,直到把整只手指都没入了小美的小穴中,于是便开始在小美的小穴中左右转动起来,速度也来越快。

  小美哪有受到过这样的刺激,只见她的喘气也是越来越急,渐渐地呻吟起来了:「啊……啊……啊……轻点……啊……不要……啊……好爽……啊……再快点……再深一点……啊啊啊啊啊……」就在此时,大志也不再用手刺激小美了,而是脱掉了裤子,露出他的鸡巴。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我真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鸡巴,鸡巴很细,但是出奇的长,就像是十三、四岁小男孩鸡巴的加长版,看着长度最起码也得有18公分了,而且龟头上的包皮竟然也没翻开,而且尖得吓人,就像是一支大一点的原子笔在那晃来晃去。

  只见他慢慢地把鸡巴放入小美的淫穴中,用力一顶,只听小美一声惨叫,说道:「啊啊……不要啊,不要啊……好痛好痛,顶到子宫了!快拿出来……啊啊啊……啊啊……」我再看大志的鸡巴,他妈的,竟然在外面仍有一截,还没有完全进入。

  他也不顾小美的叫声,反而是慢慢地动了起来,随着大志的晃动,小美的惨叫也变成了浪叫:「啊啊……啊……好深……好爽啊……再来再来,啊啊……」
  看来她已经快乐大于疼痛了。

  就在大志慢慢地晃动了一会,却突然加快了速度,一只手拽住小美的乳头,一只手拽住小美的小阴唇,只是这两点使劲,竟然也把小美拽得来回晃动。小美此时也开始来了感觉,叫声更是淫蕩了:「喔……再深点……再深点……操烂我的子宫……操烂它……啊啊啊……啊……啊……」一边叫着,一边还去拉大志拽着自己乳头的手,还一面一顶一顶的翘起她那雪白的臀部,好像是在用她下面那张小嘴深深的品嚐着一根美味的巧克力棒。

  就在小美自己一顶一顶的同时,嘴里面跟着这个节奏发出似乎痛苦又似乎、极度销魂的浪叫:「啊……进去了!啊……进去了!子宫要坏了……要坏了……好舒服……好舒服……好痛……啊啊啊……啊啊……」

  就在这时候,只见大志干得更加起劲了,几乎每一下都是把他那又细又长的鸡巴深深的没入小美的小穴中。只见这时车子已经晃动得不像样了,从里面也传来了他们激烈的肉体交合的声音:「噗唧、啪唧……噗唧、啪唧……」大志的大腿碰撞小美屁股,和小穴中因为抽插而传出的淫水的声音不绝于耳,再加上汽车有节奏地发出的「嘎吱、嘎吱」声音,完全就像是夜店中那样动感而富有活力的交响曲一样。

  突然我看到大志两只手一同发劲,愣是通过小美的阴唇和乳头把小美狠狠的拉了过来,同时他的鸡巴也完全没入了小美的淫穴中,看样子如果可以的话,他非得把他的阴囊也塞进去。

  只听大志大吼了一声:「啊……好爽啊!」两只手拉得更用力了,小阴唇已经被拉得活像一片薄薄的粉红色玻璃纸,乳头也被拽得比刚才更长了,简直就像是要把它拽掉似的。之后大志更加用力往前一顶,差一点就把小美给顶起来,便一下子仰到了副驾驶的操作台上。这一仰不要紧,小美还在他的胯上,硬是被顶起了一定的高度,然后又狠狠地落下来,坐在大志的鸡巴上。只听小美猛地一声尖叫,看样子经过这一起一落,大志的鸡巴不会是已经穿过了小美的子宫口,现在完完全全是在小美的子宫中射精了吧?

  带着疑问我往那里看去,只见他们的结合之处根本容不下任何东西,已经完完全全的融为了一体,就连大志的阴毛都进到小美的小穴中不少。只见此时的小美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两条腿在剧烈的抽搐,两条脚也是绷得挺直;再看在大志鸡巴根部套着的小穴,边缘的阴唇也在剧烈的蠕动和抽搐着,好像正在努力地想把口中的巧克力咬碎再吞掉似的。

  过了十来秒钟才看到小美的小穴猛地放鬆了,并且从上面也渐渐地滴落着两个人混合在一起的淫水爱液。看来小美也是在这同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并且这时才如释重负般的叫了一声:「啊……爽死我了……」便又再次瘫倒在了座椅上。

                (6)

  只听小美猛地一声尖叫,看样子经过这一起一落,大志的鸡巴不会是已经穿过了小美的子宫口,现在完完全全是在小美的子宫中射精了吧?

  带着疑问我往那里看去,只见他们的结合之处根本容不下任何东西,已经完完全全的融为了一体,就连大志的阴毛都进到小美的小穴中不少。只见此时的小美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两条腿在剧烈的抽搐,两条脚也是绷得挺直;再看在大志鸡巴根部套着的小穴,边缘的阴唇也在剧烈的蠕动和抽搐着,好像正在努力地想把口中的巧克力咬碎再吞掉似的。

  过了十来秒钟才看到小美的小穴猛地放鬆了,并且从上面也渐渐地滴落着两个人混合在一起的淫水爱液。看来小美也是在这同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并且这时才如释重负般的叫了一声:「啊……爽死我了……」便又再次瘫倒在了座椅上。

  只见这时大志也是气喘吁吁的说:「哎呦,我的亲娘啊,真他妈太爽了……
  老了,真是老了,你看这才多大会就缴枪了,兄弟不要见笑啊!哈哈……不过这婊子的小骚屄真是紧,自从老伴去世后,还真他妈没这么过瘾过。过去去找鸡,那些臭屄不知道被多少人干过,小屄鬆得很,你也看到我的鸡巴吧,又细又长,在她们里面根本就像是插入了温水中,只能感觉到热度,却感觉不到紧度,哪像这个,真是爽快,真是爽快啊!「

  大志边说着边準备抽出他的鸡巴,刚一动,就听他「咦?哎呦!」了一声,同时小美也轻轻地叫了一声:「啊……嗯……」我见状连忙询问:「怎么了?怎么回事?」看大志的表情好像也是摸不着头脑似的说:「我感觉……卡住了,卡住了。」我连忙询问:「什么卡住了?卡住什么了?」我很是着急,生怕出什么蛾子。

  只听他说:「不知道啊!好家伙,这骚屄是慾求不满吗?怎么还吸着我的龟头呢!我这一动才感觉到夹得还真紧,一动还有点痛呢!不过不动的话,还是蛮舒服的。真是个好货啊!奶奶的,千载难逢啊!」说着也就不再动了,瞧他那眼神貌似还挺享受的。

  我听完他说的,心中一惊,心想他妈的坏了,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可能真像是我刚才想的那样,妈的,他真的插到了小美的子宫中去了,刚才确实是在小美的子宫中射了精。

  这样就不得不说一下我们的鸡巴了,是不是在勃起的时候,龟头要比阴茎大一些,再加上这老王八蛋的鸡巴又很细,活像是一个我们平时用的小号白板笔一样,在刚才小美被顶起来又坐下去那一瞬间,肯定是不偏不歪的插入了小美的子宫中啦!再加上龟头要比阴茎大一点,刚才是误打误撞用的猛劲,现在可不是就卡到里面了吗?

  想到这,我心里面那个不是味啊,心里早已经慰问了这老王八的祖宗十六辈了,心想着:妈的……子宫,子宫,顾名思义,那可是我未来孩子住的地方啊!
  我和小美可是打算要孩子的,要是被你个老王八蛋弄坏了,我非得把你的鸡巴割掉,剁碎去餵狗啊!当时就立马想发作,干他个王八蛋。

  但是还没动作,我又想到:妈的,现在不能动,万一动了手,那老王八蛋猛地抽出鸡巴,那小美就算

    我們不生產AV,我們只是AV得搬運工! 防艾滋 重健康 性衝動 莫違法 湊和諧 可自慰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頁面於2018-06-20更新.